有人說,缺少了女球迷的世界杯索然無味,這兩天,最惹眼的女球迷當屬德國總理默克爾了。
  當地時間6月16日,當德國隊打入第2粒進球時,身穿紅衣的默克爾從看臺的座位上跳起。這一幕不免讓人想起4年前,南非世界杯,默克爾專程前往,為德國隊對陣阿根廷的四分之一決賽助陣。當比賽最終定格在4∶0時,同樣身穿紅衣的默克爾起身振臂高呼,還激動地親吻了身旁的南非總統祖馬。
  各國政要中,像默克爾這樣的鐵桿球迷不在少數。不過,將這種狂熱進行到底的還要數埃沃·莫拉萊斯。這位玻利維亞總統,不久前和當地一家足球甲級俱樂部簽約,雖然只領最低工資,即便有機會上場也至多能撐個20來分鐘,但55歲的他終於成為一名職業球員。莫拉萊斯曾在玻利維亞的高海拔地區參與比賽,以抗議國際足聯(FIFA)因醫學原因禁止在該地區舉行足球比賽的計劃;曾與盟友和政敵舉行足球比賽,為自己的政治故事增添了戲劇化的色彩。
  足球作為政治故事里的配角也是常有的事兒。
  2009年10月,亞美尼亞與土耳其簽署了關於兩國結束長期敵對狀態、實現雙邊關係正常化的協議。在此之前,由於對“亞美尼亞大屠殺”有不同看法,兩國一直沒有建立正常的外交關係。2008年9月,亞美尼亞總統謝爾日·薩爾基相邀請當時的土耳其總統阿卜杜拉·居爾,前往亞美尼亞首都埃里溫觀看南非世界杯預選賽,這是1991年亞美尼亞獨立後,土耳其國家元首第一次訪問亞美尼亞。在共同觀看比賽後,雙方都表示希望兩國關係能取得進展,薩爾基相也接受了居爾的邀請,於第二年前往土耳其觀看世界杯預選賽第二回合的比賽。
  當然,奢望一場球賽跨越所有隔閡與障礙是不現實的,但足球與政治之間的糾葛已難解難分。事實上,擁有眾多愛好者的足球運動,難免不被視為一種民意資源。
  在哥倫比亞,62歲的桑托斯剛剛獲得連任。一天前,他身穿球衣與球迷一起慶祝哥倫比亞在本屆世界杯上首戰告捷。這一舉動被當地媒體解讀為,桑托斯希望借助普通百姓都關註的足球為自己進行宣傳。無論他的初衷如何,至少他身穿球衣的畫面讓民眾看到總統依然關心百姓所關註的一切,包括足球。一句“在昨天的勝利之後,人們更期待國家是否能為百姓造福”,讓桑托斯俘獲了不少民心。
  足球和它所帶來的榮耀不可能真正抹平戰爭帶來的創傷,但或許足球真的可以幫助這個世界變得美好。就像“球王”貝利在第三本自傳《足球之美》中所說:“也許足球並不是其關鍵因素,但它是一個重要的推力。足球教給我們的是一種普世價值觀,它曾讓我變得更好,也曾讓無數人受益匪淺。”
  (鄭萍萍)  (原標題:足球轉動世界)
創作者介紹

萬聖節

mi43miyii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